'>

快捷链接

儿童性权利立法"男女"有别 专家:男童保护需进一步加强 当前位置 : 主页 > 费列罗 >

儿童性权利立法"男女"有别 专家:男童保护需进一步加强

来源:http://www.hesilong.cn 作者: 发表时间 : 2018-12-29 21:48 浏览 :
原标题:儿童性权利立法"男女"有别 专家:男童保护需进一步加强

正义网北京7月10日电(见习记者 郭璐璐)在性侵儿童案件中,男童同样面临被性侵风险。据“女童保护”2017年性侵儿童案例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显示,2017年平均每天曝光性侵儿童案件1.04起。在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案例中,受害人超过606人,女童遭遇性侵人数为548人,男童遭遇性侵人数为58人。其中,遭遇性侵人数中男童占比约为一成,这一比例较往年略有升高。

“很多未成年人性侵案是‘隐形’案件,由于各种原因未能进入到司法程序和公众视野,不能因此就断定男童不容易受侵害,性侵男童问题应该引起社会关注。”日前,北京市未成年人保护中心主任佟丽华在接受正义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男童性权利保护方面,法律已有了很大进步,但仍需有进一步作为。

有教师猥亵男学生获刑

记者注意到,最高人民法院曾通报过一起男教师侵害男学生的案例。潘某原系辽宁沈阳市某学校兼职教师。2015年11月至2016年4月期间,潘某分别将3名未成年男学生带至其家中,以不喝酒就是不尊敬老师为名,强行将3名男学生灌醉后留宿,乘男学生睡觉之际对他们多次实施猥亵。

“潘某利用教师身份,向被害人施压、劝酒致被害人醉酒,后乘被害人睡觉之际实施猥亵行为,已构成了强制猥亵罪。”据此,沈阳市沈北新区法院判处潘某有期徒刑三年。

另一起男童受侵害案发生在江苏常州,女教师黄某因与未满14周岁男学生发生性关系获刑。据媒体报道,30多岁的黄某原在常州市金坛区某中学教书,是00后初一男生王某的班主任。一次黄某帮王某辅导学习时,二人发生了性关系。虽然明知王某未满14周岁,黄某于2014年3月至8月间,仍在家中、宾馆等地多次与王某发生性关系。

通过王某的微信聊天记录,王某家人发现了异常。结合孩子成绩下降、经常不回家甚至夜不归宿等情况,王某家人反映到学校。事情发生后,金坛区人民检察院以黄某涉嫌猥亵儿童罪为由诉至法院。

金坛区人民法院认为,黄某明知王某系未满十四周岁的儿童,仍多次与其发生性关系,其行为已构成猥亵儿童罪,依法应当从重处罚。考虑其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金坛区法院认定黄某犯猥亵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黄某目无法纪,多次与儿童发生性行为,其行为已构成猥亵儿童罪,应从重处罚。”该案办案法官表示,黄某身为人民教师,属于对未成年人负有特殊职责的人员,却违背法律和伦理,多次与未满十四周岁的初一学生发生性行为,行为性质恶劣,社会影响极坏,辜负了学生和家长对教师的尊重与信任,给被害人及其家庭带来心理创伤,人民法院对其依法予以惩处。

性侵男童犯罪更为隐蔽易被忽视

“在所有未能进入司法程序的案件中,未成年人性侵案件数量最多。”佟丽华分析说,受到观念等因素的影响,很多受害人会选择不报案。由于刑事立案标准较高,也存在受害人报案后未被立案的情况。司法机关处理的未成年人性侵案件,只是整个未成年人性侵问题的一部分,仍有很多案件是“隐形”案件。

佟丽华提到一组联合国统计数据:每5位女性中,就有一位在未成年时期曾遭受过性侵;每13位男性中,就有一位在未成年时期曾遭受过性侵。他解释说,这里的“性侵”,不仅指达到刑事犯罪程度的侵害,还包括一般的性骚扰、猥亵等。“从统计数据看,男性受侵害比例明显比女性少,但这种行为对男性也一种严重侵害,男童性权利问题应该引起社会关注。”佟丽华说。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检察院未成年人案件检察部检察官金朝表达了同样的看法。“男童遭受性侵犯是社会中既存的事实,给受害男童造成的痛苦和影响是严重而深远的。”他说,因被害人不愿公开或出于保护考虑不予公开,很多案件没有进入公众视线,但这并不意味着男童不容易受侵害。

相较性侵女童案件,性侵男童案件数量还比较少。不过,金朝分析说,性侵男童案件往往具有犯罪持续时间长、犯罪更加隐蔽以及犯罪嫌疑人心理畸形等特点。其中,青春期男童、留守男童更容易被引诱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