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链接

郑非评《边缘与中心》︱臣民到反叛者:大英帝国的尴尬殖民史 当前位置 : 主页 > 费列罗 >

郑非评《边缘与中心》︱臣民到反叛者:大英帝国的尴尬殖民史

来源:http://www.hesilong.cn 作者: 发表时间 : 2018-12-30 23:08 浏览 :
原标题:郑非评《边缘与中心》︱臣民到反叛者:大英帝国的尴尬殖民史
《边缘与中心:帝国宪制的延伸——大英帝国与美利坚合众国(1607-1788)》,[美] 杰克·菲利普·格林著, 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7年8月出版,274页,58.00元
1763年,英国人发现自己处于一种非常尴尬的政治局面中。尴尬的由来,在于北美洲殖民地在帝国中的政治地位未定。各殖民地是英国的地方吗?是独立国家,但奉英国为首?是完全附属并依附于英国母国的子国?还是英帝国联邦中的平等一员?杰克·菲利普·格林在《边缘与中心》一书中讨论的就是英国人对这种政治尴尬的认知、思考与争论。
这里需要给大家介绍一下一个历史背景(格林在书中没有提),那就是英帝国的边缘——北美殖民地——并没有把自己看成外人。事实上,他们是有很强的英国认同的。一直到1776年独立宣言发布之前,北美大陆会议的口号都是“恢复我们作为英国人的自由”。从当时人们的言论上来看,是没有什么“民族主义”迹象的。相反的是,许多日后的革命者口口声声在宣告自己的爱国之心与英国认同。比如弗兰西斯·霍普金斯(Francis Hopkinson),独立宣言的签署者之一,也是美国国旗的设计者,在1766年说道:“难道我们不属于同一国家同一民族吗?身在美洲的我们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英格兰人,尽管我们被大西洋的波涛重重隔开,但我们的忠诚依旧。”约翰·亚当斯,美国的第二任总统,在给妻子阿比盖尔写私信的时候,骄傲地说,新英格兰不仅要比美洲其他殖民地优越,也要比世界其他任何地方高出一筹,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这里的居民都是纯粹的英国血统。他也说道:“难道只因为立法方式有别,征税办法完全不同,我们与不列颠人民就不再是兄弟,不再是同胞了吗?”美国革命元勋本杰明·富兰克林则声称:“我感到高兴,不仅因为我是一个殖民地居民,还因为我是一个不列颠人。”假如说上面这些人都是政客,可能言不由衷,那么不妨看看1776年6月21日,马萨诸塞小镇托普斯菲尔德(Topsfield)的居民在一份要求北美独立的决议中写道:“那时(几年之前)我们还把自己看作是大不列颠国王的快乐子民,那是我们父辈的国土,也是我们的母国。我们曾认为,捍卫大不列颠王室的尊严既是我们的职责,也是我们的利益所在。我们总是出于自愿这么做的,既用我们的生命,也付出我们的财富。”
本杰明·富兰克林
既然北美殖民地并不自外于英国,那么英国与殖民地的争端从何而起呢?格林指出,这其实是一个宪法问题。在前三章中,格林都在阐述一个事实:大体而言,英格兰的海外扩张并没有伴随相应的行政管理,于是到了十八世纪中期,大英帝国中就发展出了三种不同的宪制。第一种是不列颠的宪制(包括英格兰、威尔士及苏格兰),第二种是爱尔兰与各美洲殖民地的若干地方宪制,第三种则是帝国宪制——既不明确,也未被承认,只是在实践中得到模糊的默认。
当时的大英帝国并不是一个单一国家,但也不是联邦或者邦联。后世的研究者曾经对当时大英帝国的形态有过争论。安德鲁·迈克劳林(Andrew C. McLaughlin)认为此时的英帝国在实际操作中非常离心化,等同联邦。但是罗伯特·图克(Robert W. Tucker)和大卫·汉德瑞克森(David C. Hendrickson)正确地指出,仅仅存在权力分立还不足以构成联邦。联邦是中央权威和地方权威根据事先约定,在各自的领域内行使主权,又相互合作的一种政治状态(我们还可以说,联邦是一种所有成员都在平等的基础上,同时参与地方政治和全体政治的安排,在一个地域内同时存在两套政府体系)。如果权力划分是由一方单方面决定的话,就不是联邦:假如中央依存于地方,就是邦联;假如地方依存于中央,就还是单一政体——尽管中央可以在相当程度上让地方享有极广泛的自治权,只要授取由人,就只是普通的权力下放(devolution)而已。在美洲殖民地这个例子上,殖民地的权力范围在相当程度上是由不列颠限定的,但不列颠统治的有效性在相当程度上也依赖于殖民地政府的配合。在这种情况下,大英帝国的形式体现的更多的是上下政体之间的区隔与依附,所以既非邦联又非联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