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阳代孕中心
2017-05-25 7:22:33
  • 31416
  • 27457
  • 96909
  • 97950

安阳代孕中心聚到一块儿,哈哈一笑,然后干吗?开聊!

文┃何磊

当天晚上我就想:丁丁既然这么喜欢这套视觉游戏图书,如果主动为他再多买一些,他一定会很开心的,也会是提升对书籍兴趣的一个好机会。于是,转天早上上班出门前,我问丁丁是不是很喜欢“视觉大发现”系列中的书,正在吃早点的丁丁点了点头。于是我说:“那爸爸就支持你再订两本。你还想要哪两本?”丁丁很认真地考虑了一会儿,然后提出,首选是《造梦机》和《怪物加工厂》,如果《怪物加工厂》没有(不知道他为什么认为《怪物加工厂》可能没有而《造梦机》一定有),就订一本《糖果屋》。丁丁说出自己的选择的时候,完全是凭借自己在书店的时候翻阅的印象。他能够记得这么清楚,而且还能提出哪些是首选,哪些次之,这说明他对这套书确实是非常重视的,也确实用心去关注了。当天下午,我上网订购了丁丁要的书,《怪物加工厂》虽然有,但数量还真是很有限,显示库存还只有4本。当时我就想:这小家伙还挺神啊!丁丁有一个自己的“小房间”。这个“小房间”不是真的房间,而是客厅中他用地垫占据的一片区域,他还用积木盒子、玩具箱子之类的东西把这片区域圈起来,更加明确“小房间”的界限。平时他玩儿的时候,就是在自己的这个“小房间”中。

起初,书中由宇宙整体直到微观原子的编排方式还是吸引了丁丁的,但是给他讲了几页,丁丁就不喜欢了。后来我问他为什么不想听了,他说“有点闷”。大多数父母带着孩子玩耍的时候,往往要带不少东西,特别是各种小食品,更是必不可少的。当孩子玩得满头大汗的时候,喂上几块清甜的苹果,或是一块软软的蛋糕,想想都是一种美好的享受,这些精心准备的美食中,也浸透着父母对孩子浓浓的爱。而我想说,不妨在我们的背包中也带着一本书吧,在玩耍的间歇,就着苹果或蛋糕读上几页,相信会在孩子的心中留下一份更加美好的感受。

孙爷爷一听啊,哈哈大笑,笑得一把白胡子都颤悠悠的。这次,他没有让西西和多多去问哪个小孩子,而是自己告诉他们:“哈哈哈,是啊!有个小孩儿呀尿了裤子,难为情地直掉眼泪。我就告诉他:‘哭什么啊,我都白胡子一大把了,憋不住了也会尿裤子的!何况,你还是个小孩子呢?’那个小孩儿一听就不难为情了,高高兴兴去玩儿了。”玩耍中陪着孩子读书,不要带太厚太重的书。于是,方便孩子携带的口袋书、随身书也就应运而生了。这类书中最出名的,当属德国儿童图书出版人卡尔森(Carlsen)于1954年创始的“皮卡西”系列,是一种10厘米见方的小小画册,非常方便。我们带着丁丁出去的时候,经常会带上几本,有点空闲时间就会读上一本。有一回带着丁丁拔罐子,小家伙趴在床上,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我还蹲在床边给他读了多半本“皮卡西”绘本呢。这些零星的时间,很容易在无所事事中虚掷,但有了这些书,这些点滴的时间就成了零星的金子,聚集起来便可看出其宝贵的价值。

附:我为丁丁创作的故事——《尿裤子的怪老头》同样,如果我们给孩子写故事,是为了要解决孩子心理或行为上的什么问题,和直接说教其实区别不太大。我在刊物上看到过一个年轻的妈妈的例子,她的特点是当孩子成长中遇到某种的问题的时候,就会给孩子写一个小故事,试图进行心理干预。我觉得这种做法未必有效,甚至会有负面的效果。试想,我们大人如果真的遇到什么困难没有解决的时候,大概不会去没心没肺地看一部励志电影,然后对自己说:“哦,我的问题解决了。”对孩子也是一样。读书也好,听故事也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是一个系统工程,不是一把钥匙开一把锁那么简单的事情。孩子真的遇到心理上的困惑或是生活上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讲故事其实无异于绕弯子,这个时候最好就事论事,帮助孩子切实解决面临的问题。如果解决不了,也不要用故事骗孩子说“一切会好的”。

不是所有的一切都要读给孩子,根据不同情况,提前进行适当的删减可能会提高读书的效果。有一次,西西妈妈聊完天回家来,哈哈笑着告诉西西和西西爸爸:怪老头老孙就是怪,他和小孩玩游戏,摔了一跤,坐地上就哭,跟个小孩儿似的。我喜欢把书作为礼物送给丁丁。我觉得,书是为数不多的越多越好的礼物。

2017-05-25修改

感谢您的阅读,感谢您的赞赏
已有 10708 人赞赏
阅读前一篇

贵阳代孕

全部评论 (31450条评论)

用户:唐娇

6楼 05-24

有一回,我给丁丁带回一本孙幼军的童话集《怪老头讲故事》,丁丁挺喜欢的。开篇作为代序言的《讲故事的故事》,也是一篇童话,用童话的形式把作者的创作生活体现出来,挺有意思的。对这篇童话,丁丁更感兴趣的是其中大人们对“怪老头”的议论。当故事讲完,已经关灯准备睡觉的时候,丁丁还饶有兴致地回忆大人们是怎样议论“怪老头”的,想不起来了,还让我特意开灯再看看。最让丁丁兴奋而不解的是,大人们的议论当中提到了“怪老头”尿裤子的事情。我读的时候,确实也觉得这是个事儿——怎么和一个孩子说一个看来正常的老头却还尿裤子呢?我一时不清楚孙幼军先生这样写的用意,仅仅为了好玩?我觉得确实是应该有个解释的。于是,我就即兴编了一个类似故事的东西,不妨就叫作《尿裤子的怪老头》吧,是说怪老头其实不是真的尿裤子,而是为了安慰一个尿裤子的孩子,说自己一把年纪了也会尿裤子。这话传到了大人们的耳朵里,就成了怪老头尿裤子了。第二天,我又经过一番构思,终于写出来一个完整的故事。不仅解释了怪老头怎么会尿裤子的事情,还一并解释了怪老头的一些其他“雷”事。这个时候,孙爷爷正巧也摔了一跤,他坐在地上一下子就哭了,还喊着:“疼啊疼啊!”哭了一会儿他问亮亮:“你也摔了一跤,不疼吗?”亮亮说:“我疼呀,可是爸爸说男子汉不能哭。我不敢哭。”孙爷爷就说:“摔疼了哭两声就不疼了。你看我,一把年纪了,摔疼了不是也哭吗?”于是,亮亮就哭了两声。你还别说,哭了两声,还真就不觉得疼了,就高高兴兴又去玩儿了。

用户:王昭东

5楼 05-23

还是那次沈阳之行,去的列车上丁丁和妈妈幸福地把各种食品摆了一桌子,高高兴兴吃了一路,同时还欣赏着车窗外的风景。这样的时候,我是不会那么不知趣地提议跟他读书的。丁丁5岁时,我在网上发现了一个租借绘本的网站,一周借4本,每周在固定的时间送书上门,非常方便。借到十几周的时候,我把丁丁那段时间看过的绘本的封面整理出来,印成一本小册子,用A4的纸张打印出来,夹在塑料文件夹中,就像一本书的样子。但封面除了“丁丁绘本馆”几个字,其他部分都是空白着的。

用户:赵雅佳

4楼 05-22

比如我前边说过丁丁喜欢建筑纸模型。那些模型有的是我买给他的,有些则是他自己通过包装盒上的其他模型商品图标进行挑选的。有一次,丁丁点名要帕特农神庙的模型。当时我对丁丁的选择有些诧异——他喜欢造型奇特、充满童话意味的瓦西里教堂我很理解,但是帕特农神庙的造型古典庄重,他竟然也会喜欢。看来孩子的口味真是很有意思。于是,我想抓住这个机会,让丁丁更多地了解和感受这个古典的伟大建筑。但是,仅仅找一点资料我觉得达不到目的。想来想去,我就想到:为丁丁写一个关于帕特农神庙的童话故事吧!我相信,建筑的魅力,最终在于它所承载的精神,而精神,是可以用故事来诠释的,特别对一个5岁的小孩子来说,能够玩建筑,能够听与建筑有关的故事,应该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吧。当天下午,丁丁在姥姥家睡着之后,我拿齐了东西去为他办了证。但是图书证要两天后才能取。回到丁姥家把这件事告诉丁丁,丁丁倒是没有对此而不高兴。然后,我就陪着丁丁凭着在图书馆看过的小杆秤制作过程的记忆,一起制作了小杆秤,还真挺像那么回事呢。丁丁说:“这是我最喜欢的。”当然,他“最喜欢”的东西是经常变化的。当时,我忽然想到了一句高中语文课本上就能看到的古文篇章中的话:“书非借不能读也。”你瞧,正因为那本书我们带不出来,丁丁不仅把那本书藏了起来,而且还那么迅速地记住了他喜欢的手工制作的步骤。如果这本书属于了他,我想反而可能没有这样的效果。

用户:李加贝

3楼 05-21

写这个故事,我是想对丁丁说:怪老头其实并不怪,而是一个有着难得童真的大人。只是周围的大人大多数都失去了这份童真,所以会觉得这个老头挺怪的。虽然只是一个写给孩子听的故事,但是在写的过程中,我发现这其实也是我自己加深对这位作家及其作品理解的过程。多多听了也觉得怪,就跑去问怪老头老孙。当然,多多叫老孙可不是“怪老头”,也是孙爷爷。多多问:“孙爷爷,你是不是舔小孩儿的棒棒糖来着呀?”

用户:杨蝉

2楼 05-20

玩耍中陪着孩子读书,不要带太厚太重的书。于是,方便孩子携带的口袋书、随身书也就应运而生了。这类书中最出名的,当属德国儿童图书出版人卡尔森(Carlsen)于1954年创始的“皮卡西”系列,是一种10厘米见方的小小画册,非常方便。我们带着丁丁出去的时候,经常会带上几本,有点空闲时间就会读上一本。有一回带着丁丁拔罐子,小家伙趴在床上,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我还蹲在床边给他读了多半本“皮卡西”绘本呢。这些零星的时间,很容易在无所事事中虚掷,但有了这些书,这些点滴的时间就成了零星的金子,聚集起来便可看出其宝贵的价值。为孩子选择有趣的书。什么样的书是有趣的?——有想象力、有故事、有智慧……

用户:杨静雷

1楼 05-19

我的故事的主人公当然不可能出现在雕像中,虽然这个主人公在历史上确有其人,但是情节都是我编的,怎么会出现在帕特农神庙的雕像中呢?但是,丁丁希望能在帕特农神庙上看到他从故事中听来的人,他被故事感染了,并将这种感情迁移到了建筑物本身。这不正是我想要的效果吗?因此,我乐于保护丁丁沉浸在故事当中的这份想象和体验,乐于和他一起为在帕特农神庙的建筑上找到了故事中的人物而高兴。我相信,我试图在故事中传达的想法,会在这个纸模型中得到体现,会或多或少留存在丁丁的心中。讲到最后,雅典人为死去的主人公菲迪皮茨也树立了雕像的情节时,丁丁凑到纸模型近前,在帕特农神殿屋檐下的雕像当中寻找着,皱着眉头,样子非常可爱,一边找一边还念叨:“在哪儿呢?”这个举动我倒是没有想到。我说

正在加载...